恒大贵宾会 古典文学 训练结束后不少学生都会跑到泥潭上面玩

训练结束后不少学生都会跑到泥潭上面玩

下面这个故事是我高中时军训发生的故事了,那训练场我记得是学农加军训。

那时我上高中时,刚进学校必须要军训,但军训的时候发生的一件怪事。

军训大家都知道,好多训练的基地都会选在农村等偏僻的位置,其实那的位置上来说还是有很多风险的,记忆中很清晰的记得那个地方有一大片泥潭,训练结束后不少学生都会跑到泥潭上面玩,稍有不慎就陷进去了,我之前训练结束跑去玩的时候就陷进去过,后来还是几个同学拉我上来的。

大片泥潭的旁边则是一片小河,小河的边缘能看到几个小小的扁舟。

训练时间是七天,我记得那件事是第四天发生的,那天训练结束后晚上我跟几个同寝的小伙伴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小轩,你们几个不知道这水潭今晚淹死了一个女的,听说军训时候表白失败跳下去自杀了!”
其中一个叫阿胖的忽然说道,他是我们中胖的一个所以大家都这么喊他。

“阿胖你说啥呢,要是有这件事我们还能不知道,更何况警察还没来,”其中一个室友说道。

等他刚说完,就听到外面的警笛声忽然响了起来,显然是警察刚到,这让我不得不佩服阿胖消息的灵通了。

我们四个相互看了几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一丝害怕来。

“看吧,我没说错吧,还不信呢!”阿胖说道。

“今晚要不要去探险?”这时坐在角落中的小轩说话了,他是我们中胆子大的一个。

“省省力气吧,估计老巫婆还在外面呢,刚死过人,这基地能不警惕吗,再死一个估计他们该关门了,”老巫婆是晚上来巡楼的阿姨,我们都有一次打麻将给她抓了个正着,由于她态度凶狠还扣了我们几个两分所以众人也都特别讨厌她。

“都几点了,还在说什么话呢,还不快睡!”这时外面老巫婆的声音传了进来,我们几个都默契的闭上了嘴巴,只有小轩嘴里骂了她两句才逐渐安静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我才听说昨晚还真有一个女的死了,但是并不知道是不是到底自杀死的,今天一早去食堂吃饭有不少人讨论这件事直到教导员过来他们才都闭上了嘴巴开始吃饭。

阿胖左右看了看小声的对我们说道:“看吧,我说的没错吧,真出事了。”

这时教导员似乎听到了阿胖的话随即就看向了我们这边,我们相互看了一眼都没理会阿胖继续吃了起来并没有谁再说话。

训练结束后,犹豫今天是礼拜五,训练场开始准备举办联谊会,说白了就是选几个帅气的漂亮的上台上唱歌或者你有什么特长也都能上去表演一下。

这时候教导员都去了操场,大家也都聚集到了那里,似乎已经把女孩的事情给忘记了,我隐约觉得这也许就是这间训练场故意搞出来的花招,为的就是让我们转移注意力,可这件事对阿胖来说就起到了反作用力了。

我和阿胖在听了一会表演后就相互对视一眼离开了,和我们一个宿舍的小轩和张丹似乎也发现了我们离开都紧随其后的跟了过来,大伙走到一起后决定去宿舍打打斗地主,我们进去后阿胖准备开灯,被小轩敲了下脑袋,阿胖刚要发作,张丹拉着他说道:“你疯了,你要开灯他们还不来抓我们啊。”

阿胖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脑,所以我们都是关着灯玩的,此时楼下都是人,之前我就听到楼上的一间寝室似乎亮着灯被抓了,我能在下面听到他们的对骂声,还好此时阿胖带了个手电筒,我们照着手电打起了斗地主来。

而怪事就在此时发生了,阿胖忽然没来由的说了一句:“妈的,怎么有女的唱歌,影响我发挥了!”

我们几个对视一眼,都有些奇怪的看了看阿胖,小轩一直是个直性子,所以这时并没有考虑到阿胖心情就直接说道:“哪来的声音,我看阿胖你是不肯认输吧,怕就别来。”

“去你的,我他妈才不怕呢,我阿胖敢输敢赢,可他妈真的有歌声,你们几个耳背吗,算了继续!”

然后我们又打了起来,其间我能注意到阿胖表情开始有些恐惧起来,但他还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说实在话,我也确实没听到阿胖口中说的女人歌声,估计小轩他们也是吧。

终于阿胖好像受不了一样丢掉手中的牌有些神经质的来到了阳台往下看了过去,然后回头伸手指了指下面那个泥潭的方向说道:“就是这边,这歌声越来越大了,我还能听到什么女的在哭。”

然后我们几个都丢下手中的牌一起走了过来朝下看去,可根本就什么都没有看见,十月中旬的温度有些凉,小轩有些难受的暗骂一句就先进了房间,然后是张丹,剩下的只有我和阿胖二人了。

“我要睡觉了,你们继续疯吧,”张丹说了一句就躺到了他的床上玩起了手机。

“妈的,小彦你要相信我,真的听到了,现在还能听到,就在水潭那边,可他妈为什么什么人都看不到呢,这么大的声音,甚至可以大过超长的歌声,你们为什么都听不到呢?”阿胖越说越真他都要哭出来一样。

“那你听她唱的是什么歌呢?”我在心里虽然同情阿胖,可那时候我还记得我把头都探到外面去了,确实是没听到什么女人的歌声,当时还觉得是阿胖逗我玩呢,楼下主席台虽然吵,但那时我也根本就没发现有什么女孩子的声音。

“那是光良的一首童话,算了,可能我也有些神经质了,”阿胖说完摇摇头就走了进去,我继续看了看那水潭隐隐看到有什么黑影正坐在草丛上,当仔细看的时候又看不到了,摇了摇头后我也走了进去。

军训结束两个月后我才听班上同学闲聊时讲起这件事来,原来听死的那个女孩寝室友说她生前真的很喜欢唱光良的那首童话,而阿胖这件事后就转学了,所以如果此事真要作假,根本就没人告诉女孩寝室的室友她喜欢听光良童话这首歌的事情,说白了这件事就我和阿胖知道,所以阿胖当时根本就没有骗我们,而他听到的歌声也是真实存在的!

只是并不知道死去的女孩为什么只让他听到了……

标签:,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